塔托博士:「食物,是我們與自己、其他生命、環境的主要連結。」

(轉載請註明出處與下方資訊)
編撰者/意柔Yes
圖/unsplash or foter
參考資料/和平飲食
文章版權/3V維根小鎮

 


○關於和平飲食,首先看見了健康。

最近發現一本書,來自朋友推薦書單《人本食氣》。

裡面提到了「不是歲月催人老,而是食物加速身體的老化」。因為消化耗身體能量,分解食物產生毒素,酸化血液,三者推動了疾病、退化、衰老。

讓我想起身邊兩個朋友,都是異位性皮膚炎,然後,兩人選擇不一樣的治療方式。

大學同學一開始採用中醫療法,泡什麼好、抹什麼好、煎煮什麼藥湯好,完全遵照醫囑,按表服用。狀況有好轉,卻無法根治,特別是吃飯後一兩個小時,實在太難耐。

後來同學從飲食下手,起初盡量少肉多蔬果,後來完全蔬食,並且不吃蛋奶,程度大大減輕,本來撒些涼感痱子粉有效,她就很開心了,沒想到再也沒有搔癢了。

學姐採取西式治療,固定門診、吃藥控制,還是一樣無法根治,除了飯後,夜間更是睡不成眠,常常在睡衣發現抓破皮的血跡。

後來懷孕了,搔癢狀況舒緩許多,學姐開心認為可能是懷孕以後體質改變了,沒想到新生的寶寶皮膚紅疹、特別敏感,出了月子的她繼續與搔癢作戰。

面對慢性病(含皮疹),如果藥物有其療效,為什麼無法根治?還會復發呢?

 

和平飲食,讓我們重新注意到健康的基礎,在於健康的飲食,健康與動物、土地的連結。

為什麼吃豬肉可以,吃狗肉會良心不安?這種想法從何而來?

為什麼畜牧業和近年來的環節變遷、全球暖化有密切的關係?

來自《盲目的肉食主義》,直言不諱地詢問讀者說:「吃肉的習慣是後天養成的,這個信念由誰植入我們的腦海?」

塔托博士提到:「跨國公司持續在發展中國家推廣肉食,擴建養殖場、屠宰場,因為市場有成長的空間。」

許多產業是否因為利潤合體了,而代價是我們的健康?整個環境的健康?

越來越多的畜牧真相「被看見」,例如《不能說的真相》,提到最早畜牧、肉食進入歷史,其實是欺騙與謊言。例如《欺騙的種子》,書中提到基因改造的真面目,還有背後圖利的始作俑者,為了提高產量,供應更多畜牧動物成長。

而《救命飲食》為我們展示「什麼飲食會致命,甚麼飲食能救命」,《食療聖經》提供我們各大慢性病,甚至是不治之症的帕金森氏症,都能夠藉由調整飲食「逆轉勝」。


和平飲食,打造了一把鑰匙,釋放長期的畜牧文化枷鎖。

畜牧文化存有三大角色:受害者、掠奪者和旁觀者。

廣大的食用動物是受害者,所有執行肉類飲食(商品)的流水線是掠奪者,而擁有選擇權的消費者是旁觀者。

三種角色,互相影響,其中最關鍵、具有影響力的是旁觀者,如同證人。

就像是一句老話「沒有消費就沒有市場/獵捕/傷害」,讓消費者來決定市場的風向,而不要等著劊子手來教我們時尚。

例如《牛奶、謊言與內幕》,一步步帶我們走進乳品業的黑暗世界,現金流竄在牧場受苦的乳牛身上。還有《娜群》,來自原創導演的角色顛倒,讓觀眾看見這些發生在乳牛身上的事,如果發生在人類女性,那是多麼不忍、多麼殘忍。

我們被畜牧文化影響的層面有多廣呢?

面對動物性產品,我們真的天生就樂在其中嗎?


和平飲食,通往心靈直覺的秘境。

《心靈直覺的秘境》,塔托博士的新作提到:「我們的文化大多忽略這個寶貴的內在資源,從未指導我們如何培養直覺,這趟旅程有助於我們療癒內在的分裂。」

在原有的畜牧文化裡頭,直覺、內在,必定是被壓制、不能浮出水面,一旦露出端倪,群起圍之。

讓消費者繼續這個選擇,所有的利潤集團才可以維持利潤,甚至收入成長。

在《食物正義》裡面:「想吃得健康,我們應該回溯食物走過的路徑。」

在資訊發達,訊息透明化的現在,找出食物從何而來不再那麼困難。

當「我們可以發現吃下去的食物包含這麼多謊言、壓榨、不正義」,我們是否有拒絕廣告洗腦的勇氣?

給自己一個更健康機會,也許這將是你做出最酷的改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