轉變,帶來新生?

轉變之旅,是剝削或是救贖?

 

(轉載請註明出處與下方資訊)
編撰者/意柔Yes
圖/unsplash or foter
參考資料/和平飲食
文章版權/3V維根小鎮


○叢林赤子心,來自班吉愛與勇氣的大冒險。

閱讀「轉變之旅」這個章節,腦中一直迸出「叢林赤子心」這部電影。

電影主角是一隻小狗,班吉。

與人類失散,獨自在叢林求生,意外遇上失去母豹的三隻小豹,懵懂無知的小豹們,不知叢林險惡,險象環生,班吉一次次幫忙小豹避開野狼、黑熊獵食。

甚至於,人類前來搜救班吉的當下,他選擇躲入灌木叢,以免暴露小豹的藏身處。

班吉更利用自己場堪地點的優勢,與林中獵人鬥智脫身,將猛獸引至峭壁,再叼著小豹攀上成年豹的領域,完成托孤行動。劇末重逢人類,回歸家庭。


○轉變的起承轉合,根源內在,表現在外。

班吉原本是隻寵物犬,習慣被照顧的日子,他接受生活中各方面的溫暖,所以影片一開始,光鮮亮麗的班吉,在叢林奔跑、摔坑,惹一身泥,看起來很狼狽。

當他發現三隻小豹的時候,其實已掉頭轉身、準備走遠,下意識想要離開這窩危險動物。

然而當他發現三隻小豹不僅不危險,甚至生活無法自理,胡亂爬走,還發出餓肚子的嚶嚶聲,他先試探地咬下幾顆果實,丟入豹窩,小豹吸吮,吃得津津有味。

他擔起照顧小豹的責任。

 

時刻警覺,找來果子讓小豹充飢(身為小型犬,捕食難度太高),同時留心肉食動物的爪牙,必要時,把小豹藏起來,以身犯險,引開野狼、熊。

他從一個被照顧者,成為保護者的角色。

 

○當我們意識到自己「能夠做到的」影響我們身邊的人、朋友的朋友、陌生人、整個大環境,我們的便油然而生一股使命感。

原本班吉想逃出叢林,然而,他在叢林發現自己更大的價值。
電影帶來了一場轉變之旅。

 

一開始,如果是對抗一整個叢林,難度太高,可能會卻步,從三隻小豹開始,先是提供小果子,再來尋找水源,一步一步,縮小目標難度。

 

也讓自己從家庭,與大自然、環境產生更多連結。

原本與大自然切割的成長過程,因此發現自己嶄新的樣貌,為小生命的存續湧起更多的力量。

當我們了解自己「可以做得到」,就像放大鏡聚焦了光,能量集中,行動更有力。

在轉變之旅裡面,塔托博士自傳地寫道「從畜牧文化走向純素生活」的種種面向,包含旅程中進入「農莊」的奇妙體驗。原來,當我們的生活改為純素,所有選項不會減少,反而充滿更多的喜悅。

旅程讓塔托博士了解到一件事:放鬆了過去緊握不放的概念「我是單獨的個體」,我與每個人緊密連結,與每一個生命息息相關。

○「我們」與我之間,密不可分,自己所有的投射,都將循環,回到自己身邊。

我們如果感到不安、渴望認同、尋求保護,那麼我們先做出行動,這份行動像是去保護、去拯救、給出安全感。

因為種子會帶來相同類型的果實(塔托博士的心得),收穫的內容物視播種類型而定。

在叢林中的班吉,後來獲救,與人類重聚,在過程中,他展現愛與勇氣,以及生存的智慧,看似與自己毫不相干的小豹,沒想到卻是他的荒漠甘泉。

回頭來看看畜牧文化,和平飲食談了多個章節的畜牧文化,這堅不可摧的堡壘、覺得「動物是商品、跟我們人類沒有關係」,面對越來越多科學實例《救命飲食》,以及臨床佐證《食療聖經》,還有眾多揭發畜牧業真相的影片。

堡壘厚實的城牆,看似牢不可破,實則已千瘡百孔,而最致命一擊的是,那樣真的沒有比較健康。

無論是人類的健康、被圈養動物的健康,或是大環境、地球的健康。

我們接收到的、被培養的資料庫,也許早就被病毒入侵,通通成了亂碼,磁碟清理重組掃毒,讓我們試試看,更流暢的網速、更幸福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