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日新月異,

我們接受、選擇各種創新的同時,

也面對前所未有的破壞與高汙染,

在創新的突破點,面對毀滅性的後遺症,如何避免呢?

 

(轉載請註明出處與下方資訊)
編撰者/意柔Yes
圖/unsplash or foter
參考資料/和平飲食
文章版權/3V維根小鎮

 


★來自真實狀況:無人戰機取代駕駛員,經由遠端聯繫,操控飛彈射擊。

軍方(大部分出現在美國)的減軍政策,減少在中東(阿富汗)的飛行員編制,改由無人戰機於當地進行空對地的監視、巡邏與轟炸,操控者遠在(美國拉斯維加斯)軍事基地。

操控者就像打電動玩具,面對著螢幕、握著遙控桿,控制了千哩之外的殺器,一按下發射鈕,就可以決定當地恐怖組織成員(或一般百姓)的生死。

戰爭變成毫無危險、快速成立的螢幕畫面。

★當演化與人文、同情心、內在的慈悲剝離,更強大更危險,越快速越高度破壞。

反恐,針對一個後果來處理,本身存在著不合理,而加強反恐的高壓打擊,推動的無人戰機,讓殺戮的殘忍屏蔽在螢幕之外。

喧嘩的拉斯維加斯(某處軍事基地)與戰場的荒涼,帶來強烈對比。

當戰爭「沒什麼大不了的」事情,當暴力行為披著高科技的外衣、過程像是電影畫面,這個現象看似只是一個選擇,其實已經是一個後果。

吞食著「不以為意」的果實。

 


★甘地曾說:「沒有通往和平的道路,和平本身就是路。」

看到《和平飲食》的這個章節,塔托博士闡述了暴力的循環、陰影(抵禦暴力後果),當我們面對暴力,這已經是一顆果實,從哪裡而來的果實呢?

從我們的飲食,從我們把食用動物視作「理當食用」開始。

當我們先將宗教戒律、戒律的懲罰放在一旁,其實Vegan是一種生活型態,好像頂客族(*1)是一種婚姻形式一樣。

 

頂客族家庭,專注更多在於工作、與社會的連結,與傳統文化的家庭概念不一樣的是,夫妻共識,將所有的付出當成經營家庭一樣,於是不限於一定要有小孩。

 

與塔托博士的節制理想頗有共鳴,節制更多的生育以及欲望,讓生活維持在穩定和諧狀態,專注在自己的行為,為自己的選擇負責。
於是,Vegan生活型態充滿了包容與創意,我們完全可以在不減少既有口腹之欲的同時,享用更多前所未見的食材、烹調方式。

當我們去嘗試,去發現到「咦,食用動物跟家裡的貓狗兔子都一樣靈巧聰明,充滿獨一無二的靈魂」,他們不僅僅是菜色,而是像「夏綠蒂的網」(*2)一樣,如此多情如此可愛的。

我們的新選擇,開啟了新版的種瓜得瓜。

 


★幸福來自付出,更多的關注,帶來更多的珍惜,越珍惜越滿足。讓我們徹底脫離匱乏,從毀滅中重生。

越來越多的科學真相,讓我們看見客觀的數據,從個人的健康、家庭的健康,延伸至環境、整個地球的健康。

某部小說提到,我們口中的環保,其實更像是「種族自救」,因為地球少了人類並不會更差,然而人類沒了地球卻無依無靠。

因此我們讀到《救命飲食》、《食療聖經》、越來越多營養的真相、動物性食品的真相,真相點線面成為一個事實。

我們的選擇,影響深遠,而影響最深的,其實是我們自己。命運峰迴路轉,終究和自己面對面,無論苦澀,或是甘甜。

某位女明星曾說:「先別說蔬食比肉類更營養,這是已經確定的事,更重要的是,當我們對動物做出吃的這件事,即使不是我們親自動手,但我們確實參與這個過程,然後,這一切成為一個循環。」


★擁抱真相,揮別陰影,新版的種瓜得瓜,從源頭開始,行動吧此時此刻。

讓我們走出循環、掙脫陰影,我們總不能揮舞著刀叉然後覺得自己非常善良,如果我們真的那麼覺得,就好像食人族覺得:「我們對這些人很好呀」,同時,這些人被綁在油鍋裡面。

當我們相信荒謬,首先要抽離自己、營造一種疏離感。

擁抱真相的過程是痛苦的,然而這並不是否認自己,相反的,因為看見了「自己可以做些什麼」,我們獲得真實的勇氣。

這條路上,不會孤單,越來越多Vegan優質的食品、產品,甚至是化妝保養品,越來越多人選擇這個選擇,食衣住行育樂,處處可見,維根生活隨行。

 

※文中提及的特殊名詞:

*1. 頂客族–(維基網路釋義)

頂客族由英文DINK音譯而來。DINK是「Dual(或Double) Income, No Kids」的縮寫,意為「雙薪水、無子女」的夫妻。

頂客族還有一些普遍特徵:1. 常見於已開發國家和地區、2. 夫妻雙方身體健康而主動不生育。關鍵在於夫妻同心,都能接受終身無子女的生活。

 

*2. 夏綠蒂的網–(奇摩電影釋義)

【夏綠蒂的網】一片改編自知名作家E.B.懷特的經典童書,故事生動地描述了忠誠、信任及犧牲的精神。

韋柏,是一隻原本要被主人丟棄,毫不起眼的小豬,其它的農莊動物都覺得他太天真也太傻了。

除了住在屋椽的蜘蛛夏綠蒂,她在她的蛛網織出文字,說服農莊主人「韋柏是一隻了不起的豬,值得活下去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