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控制女性?怎麼會可能,我哪有去控制啊?」

「奶蛋飲食就是一種控制唷。」

「怎麼可能?太誇張了吧……」

 

(轉載請註明出處與下方資訊)
編撰者/意柔Yes
圖/unsplash or foter
參考資料/和平飲食
文章版權/3V維根小鎮

★「你願意當一天的母牛嗎?」

 

來自英國一部得獎影片《娜群The Herd》,女演員逼真飾演乳牛,那些發生在母牛的事,成為女演員經歷的事。
例如配種,畫面中女獸醫手法嫻熟、表情無所謂,產檯如此冰冷,孕育下一代成為一種身不由己。

 

例如生產出男孩子,乳業不需要「沒有產值」的公牛,所以那個小小男嬰離開母親,永遠的。

「我們只想好好活著。」反抗,得到電擊,自由如幻夢。

 

★(我們拿走的)牛奶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嗎?或者只是習慣要「拿走」?習慣認定「這樣是好的」?

電影不長,震撼力很夠。

幾乎沒有對白,嘶喊更是打動人心,色調如同血色的牛皮紙,每一幕都真實,都讓人肉痛。
在現實世界,事實如此。

母牛日以繼夜、不分四季產乳,透過「牛奶鬍」廣告(喝了牛奶,健康營養又可愛),行銷到消費者手上。

你知道背後有多少資源(土地、水)供應這個產業嗎?而又是多少營養「權威」背書,讓大家認可「牛奶充滿養分」?
電影當中,女演員(乳牛)起身反抗、渴望卸下枷鎖,她們何嘗想要重複懷孕、孩子被帶走、被拿走本該屬於孩子的奶水,她們都是母親,都是傷痛欲絕的母親。

當我們飲用乳牛為孩子製造的「牛奶」,發生在電影的情節,同步發生在現實生活。

 


★製造、供應對象不同,成分難免不一樣。

我們真的需要拿走這些奶水嗎?我們可不可能從別的地方,找到適合我們營養的食品呢?

越來越多實驗佐證、科學家發現牛奶的蛋白質結構過大,除了造成腸道「乳糖不耐」後遺症,更可能造成發育中神經元隱憂,無法細緻健全,同時人體吸收奶鈣有限,目前全球髖關節骨質流失統計,最高比例正是奶製品密集的人口區。

 

在《救命飲食》,我們看到坎貝爾博士數十年的研究,發現牛奶成分提供眾多病變細胞「發作能量」,而《食療聖經》以完整章節揭開「奶製品與乳癌密不可分的因果關係」。

 

這些真相,隱藏在行銷的完美面具背後,日復一日,造成許多「想要健康的人選擇了不健康」的選擇。

 

牛奶,取自娜群的吶喊牢籠,對於女性無盡的剝削,提供小牛成長的營養,也不適用於人體。

畢竟我們不是小牛,我們不需要牛脾氣,也不需要小牛喝的奶。

更多的不需要,創造更多乳牛的自由,讓我們一起來伸出自由的雙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