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協助老人家抵禦失智症來襲?

什麼,阿茲海默症病變竟然從兒童時期出現端倪!?

讓飲食習慣成為保護記憶避免腦部退化的第一道防線!

 

(轉載請註明出處與下方資訊)
編撰著/意柔YES    圖/unsplash    參考資料/食療聖經    文章版權/3V維根小鎮

 

 

○腦部疾病是老化的必然現象,或者是身體代謝失衡,面對腦病變,其實正是腦血管病變。

《食療聖經》,本章節提到如何不死於腦部疾病,腦部的兩大致命疾病,中風與阿茲海默症。兩者皆來自血管構造與血液質量的病理因素。中風有兩種類型,缺血性(局部缺血造成腦組織缺氧)與出血性(血管爆裂,血液流入腦組織),中風的嚴重程度,取決腦組織缺氧時間與受阻部位。阿茲海默症則是腦血管動脈硬化,組織出現斑塊和神經(不可溶)纖維蛋白纏繞。許多患者與患者家屬無奈接受,覺得腦部疾病是老化的自然問題。但是老化真的一定會帶來腦部傷害嗎?為什麼有些老年人頭腦依舊靈活健康?當中的差異是什麼,要如何看穿「老化說法的陷阱」。研究室已經發現,腦部疾病如同心臟,都是血管疾病,而人腦重量雖只占體重2%,耗氧量高達50%,大腦代謝的自由基如此大量,若血液輸送堵塞,瞬間組織壞死與長期廢物累積,就會對大腦造成莫大的損害。

○血管狀態惡化,細小斑塊堆積,傷害一旦被察覺,也就造成失智後遺症。

臨床患者,中風被發現之前,腦部已經或多或少有許多小中風的瘢痕,阿茲海默症亦然,被確診之前,腦組織已經出現斑塊痕跡。正是這些小傷害持續累積,形成極大的後遺症。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,就是我站在你的面前,你卻不知道我愛你。最心痛的距離,就是你知道我愛你,你卻得逐漸遺忘這件事情。遺忘的過程,伴隨許許多多情緒的憤怒悲傷,記憶一步步模糊錯亂,終於,造成自身存在的空白,以及身邊親愛的人的憂傷負擔。阿茲海默症,一個已經被醫學界稱為心智梗塞的病因,一樣是血管疾病,阿茲海默症攻擊的不只是肉體,還有患者的自我,以及週遭親朋的感情。生病過程,逐漸靠近死神,逐漸遺失自我,由回憶與過去構築的自我逐漸崩解,留下來的不是新生,而是老朽沉痾。

 

○血管健康的維持之道,一開始就不要埋下隱患,再者就是代謝血管的氧化堆積。

而血管為什麼會生病呢?讀到這個部分的《食療聖經》,頓時產生「水能載舟亦能覆舟」的感慨,身體的代謝運作離不開氧氣,然而氧分子與(飲食、生活環境)流浪電子結合,產生超氧化物(自由基),導致人體細胞受損(老化)。在離不開氧的前提之下,如何抵制減少自由基,就成為實驗室的熱門主題。以外表而言,抗自由基可以帶來青春與彈力,以整體健康而言,能夠維持身體的代謝如常。 某些科學家另闢蹊徑,不談飲食與生活習慣,從基因來看,阿茲海默症是一種與生俱來的基因缺陷。

 

 

○氧化現象不分種族,基因無差別,回歸飲食習慣,腦部疾病(血管病變)亦是選擇的後果。
這個部分實驗室從兩個部分著手。首先,進行移民研究,比較同一種族在移居地與祖國的發病率,發現種族雖然相同,移民的發病率遠高於祖國人民。再者,科學家發現「奈及利亞悖論」。經全球基因資料庫統計,奈及利亞人擁有最高的ApoE4基因(生產攜帶膽固醇的去脂蛋白)變異率,卻是阿茲海默症罹患率最低的國家之一。研究奈及利亞人的血質量,膽固醇非常低,而他們的日常飲食以穀物和蔬果為主。實驗室得到了一個確切的事實,「高纖飲食有助腦部健康」。同時,也是因為高纖飲食背後涵義,攝取更多的全植物性飲食。

全植物性飲食的高纖維量,無庸置疑,動物由骨骼支撐身體,植物靠纖維質支撐,再者,植物蔬果的色彩包羅萬象,足以顯出各式各樣的「抗氧化」成分,正是這些色彩的多酚類,阻止血液中的氧化脂肪,甚至能夠拔除沉積在腦組織的金屬分子。同時實驗室亦詫異發現,若以補充劑攝入抗氧化物,對於身體的效益不大,這也許正體現「大自然的力量塞不進一顆藥丸裡」。

 


○植物性飲食給予血管活力與健康,因此也帶來了腦細胞更多生存能量。

到頭來,我們能夠為愛我的人與我愛的人做些什麼,讓他們保有健康的身心與存在的尊嚴,讓他們能夠避開可以避開的危險。在廟宇神龕前祈求的逢凶化吉,忽然發現,那不再是標語,是可以做得到了,於是我們可以不用眼眶含淚,對著老人家自我介紹,或者老人家總記不得現在,以往的記憶也顛倒雜亂,而那老人家可能不是陌生人,而是至親長輩。也可以避開老人家突如其來昏厥,一睜眼行動不便或是天人永隔的苦難。我們當然希望不要碰上這些情況,而老化的陷阱,呼吸仰賴的氧氣帶來的自由基,卻窺探健康漏洞,一旦來襲,毫不留情。所以,讓飲食習慣成為血管防火牆,提供最有力的保護吧!因為我們真的不願面對最愛的人,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,期盼在字裡行間,遇見愛的永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