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術無法根治的心臟病,真能有法子醫治嗎?

目前通用的心臟病藥劑,竟會引發失智危機!?

一個生活的選擇改變,真的能夠帶來更多良好轉變嗎?

 

(轉載請註明出處與下方資訊)
編撰著/意柔YES    圖/unsplash    參考資料/食療聖經    文章版權/3V維根小鎮

○當心臟病被診斷出來,傳統醫學以手術與藥物方式治療。

心臟病,一個充滿恐懼的名字,同時,帶來麻木的認命感。電影演出來的心絞痛,週遭人員手忙腳亂掏出藥片,放入嘴裡一含,大家頓時鬆了一口氣。實際上,有更多的心臟病患者,孤獨面對突如其來的死亡,生死一瞬間,來不及。
○目前主要手術有兩者:心血管繞道手術與置入血管支架。

阿公和外公都是心臟病患者,從小就曉得,他們要定期回診,抽血檢查領藥,國小高中的時候,兩人先後接受心血管繞道手術,擷取小腿的某段血管,繞過心血管堵塞部位,連結冠狀動脈新通道,那一年,當我第一次看見阿公腳上與胸膛長長的手術疤痕,我覺得這是為了救命,唯一的最好的作法。

術後阿公恢復的不錯,在醫生與家人語重心長地勸阻下,也戒除了菸不離手的菸癮。於是我以為,這是一場雖然危險但是有效的治療方式。其實,當時的我還不清楚,手術是多麼危險。高中的時候,外公也接受了心血管繞道手術,同一所醫院,同樣是心臟醫學界神手魏錚醫師,手術過程也是順利完成,然而術後,外公的腦部缺氧,身體左半邊發生中風症狀,接下來就是長期的行動不便,緩慢的復健,從一開始的咀嚼失能後來可以靠著助行器慢慢移動。所以我明白了,原來手術並非萬無一失,但是,卻是目前能做到最好的幫助了。

○身為患者家屬,面臨一再動刀的病況,不禁質疑是否有「真正有效果」的作法。
這樣的念頭,十年後再度面臨考驗,阿公經醫師診斷,需進行心血管支架手術。支架手術前夕,家人為求手術順利,進行一系列的準備,求神禱告、提供補身體食品藥品,多管其下,歷經手術到恢復的煎熬過程,終於可以放下心來,這一次的難關,總算是過去了。心裡總是隱憂著,心臟何時又要面對再一次的考驗,而新的考驗又會帶來多少意料之外的困難,這個疑問在家人的心中盤旋,沒有說出口,是不敢也是不願,如同空中越積越陰暗的雲,何時傾盆大雨。我一直以為事情就這樣,維持現狀是最好的了,能夠不快速惡化就是很好了,真正有效的治療,我不知道還有什麼治療能根除病源。

 

 

○因緣巧合之下,接觸到《食療聖經》這本書。
然後,我讀到一本書,一開始是臉書社團網友推薦,那個時候還沒有動力拿來看,後來遇到一名素友熱心借出,秉持著「多看多聽多了解」的心態,開始閱讀《食療聖經》。本來聽書名,以為裡面是各式各樣的蔬果食譜,剛好可以精進三腳貓廚藝,一翻開目錄,原來是植物性飲食如何避免身體遭受死亡侵襲,首篇主題就寫著「如何不死於心臟病」,當下覺得不可思議,又帶了點質疑,心臟都病了,這還能靠飲食拯救嗎?連開刀手術都無法逆轉根除的心臟病,真的能不靠藥物只仰賴飲食嗎?傳統的聽診器手術刀醫學,為何只能為患者博得多一點點健康?

 


進入食療世界之前,我先讀到關於「心臟病怎麼來的」。
這個章節提到了心臟病的初始到惡化,看到粥狀動脈硬化的時候,彷彿看見血液努力流過細如蛛網的血管,卻因血稠的濃度,卡卡的。原來心絞痛就是在這個情況下發生。更可怕在於,黏性物質破裂,立刻造成血栓,心臟病猝死多發於此。黏性物質由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(反式脂肪、飽和脂肪、膳食膽固醇)囤積而成,沉積在血管。上述原因,造就後續需要手術的迫切需要,例如心血管繞道或支架手術,這一連串心臟惡化仰賴藥物過程,同時也造成身體五臟六腑的負擔,例如損害肝臟(原來阿公抽血檢查,為了得知肝臟代謝是否如常),退化肌肉功能(增加老人家跌倒危險性),還會影響大腦(帶來記憶喪失,印象錯亂),增加糖尿病風險(遺憾的是,阿公已經是第一型糖尿病患者)。

 



○原來如此,發病與病癒竟然與飲食習慣「密不可分」。

這個章節提供了一個選擇,多一些機會。心臟病患者繼續原有的生活飲食習慣,同時服用抑制藥物(史他汀類)但伴隨副作用,可能影響血液循環,進而引發腦部缺氧,與組織病變的危害。患者何不試試植物性飲食,從飲食減少心血管惡化的材料,讓心臟病缺少發病的原因。(實驗室採樣分析發現,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存於動物性食品)植物性飲食的患者,更被觀察出,血管壁的彈性健康程度遠大於原先飲食習慣的患者,如此一來,血液內黏性物質減少(甚至趨近不存在),血管壁恢復彈力延展性,更能有效逆轉心臟病危害。改變飲食習慣,是不容易的,牽連到許多層面,更多是關於內在價值觀,傳統對於素食者的看法,宗教刻板印象,烹調外食選擇不便,過於強化葷素分歧對立面,二分法之下,形成一個是非題態度,或許,這一切,只是個人的選擇,不同的選擇自然會帶來的不同的發展,每個人都有權利選自己所愛,並且面對後續為何。

○來自植物性飲食的新選擇,確實有效改善心臟病的症狀。
就是這一個不同於原先的選擇,讓心臟病患者,有了更多存活的可能,我看著眾多心臟病前輩的例子,實驗室充滿正向的數據,決定來建議、鼓勵、陪伴阿公,一起體驗。
一步一步,當阿公食用一份植物性餐點,就是減少一份動物性食品,老人家起初覺得不滿足,但是長期浸潤藥物的身體,明顯感受到更舒適更放鬆,所以阿公也漸漸適應新菜色,原本以為年老退化的味覺,也逐漸找回靈敏。

 

《食療聖經》,持續閱讀,因為我很想知道,一個選擇,可以帶來哪些可能。

現在我已經看見阿公吃的開心,生活中仰賴藥物劑量越來越低,改變飲食習慣真的這麼神奇嗎?對於心臟病以外的生理疾病也能有效解決嗎?這些問題,期待與您字裡行間再相見,讓我們一起來找出答案。